中新網1月12日電 美國《華爾街日報》12日發表分析文章稱,沒有人希望希腊退出歐元區,希腊人更是如此。但希腊“意外”退歐的風險真實存在,一旦發生,將粉碎歐元區“不可逆轉”的神話。
  文章稱,歐元區自誕生之日起就一直將其生死存亡寄托於一個悖論之上。一方面,歐元區的穩定取決於市場對歐元區之不可逆轉的信念。也正是為了重振這一信念,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才在2012年承諾不惜一切代價維繫歐元區完整。但另一方面,要維護歐元區的穩定,也需要真正存在成員國“退出”的可能,舍此則不能讓成員國遵守歐元區的紀律,特別是那些面臨財政困境的成員國。
  如今,希腊的政治危機正在挑戰這個悖論的極限。沒有人希望希腊退出歐元區,希腊人更不希望如此。上周的民調顯示,74%的希腊人願意自己的國家留在歐元區。即便是激進左翼聯盟(Syriza)也認識到,希腊退歐將是一場災難。民調顯示,激進左翼聯盟將贏得1月25日的選舉,該黨派在2012年曾提出退歐政策。
  想靠退出歐元區和賴掉債務的方法讓希腊經濟起死回生是天方夜譚。隨著信心下降和信貸枯竭,希腊的主要預算盈餘已迅速轉化為赤字,希腊政府可能被迫收緊而不是放鬆財政政策,從而讓經濟重新陷入衰退。
  貶值也不會顯著緩解希腊的困境。隨著西班牙、葡萄牙、愛爾蘭和意大利競爭力的提升,這些國家的出口實現了增長, 但迄今為止內部大幅貶值對希腊出口幾乎沒有帶來太多提振。這說明阻礙希腊出口增長的不是價格而是結構性障礙。
  更糟的是,貶值可能引發高通脹期,如果希腊政府無法通過借貸為政府開支融資或對銀行系統進行重組,而只能依靠希腊央行(Bank of Greece)印鈔來解決問題,那麼市場對新貨幣的信心勢必受到打擊,屆時還可能出現惡性通脹。金融動蕩將使得外國投資不敢進入希腊,並導致居民儲蓄貶值,而外資恰恰是希腊能夠賴以擺脫這場危機的最大希望。
  倘若退出歐元區後的希腊政府真有可能進行改革,建立高效運轉、切實有效的公共行政和司法系統,併在此基礎上將希腊打造成一個能夠正常運轉的現代經濟體,那麼冒這些短期風險也都值得。但就目前來看,這種可能性不大:對於那些為全力保護自身特權而成功抵制改革的既得利益者而言,希腊退出歐元區將意味著一場勝利。
  不過,希腊退出歐元區可能造成災難性後果並不意味著這不會發生。希腊意外退出歐元區的風險是真實存在的。
  在希腊總理薩馬拉斯(Antonis Samaras)於去年12月份將該國與國際三方達成的救助協議延長兩個月之後,這份救助計劃將於2月底到期。國際三方是指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歐洲央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無論誰在大選中獲勝,都需要迅速進一步延長當前救助計劃期限,為與國際三方商議長期協議爭取時間。薩馬拉斯任內未能與國際三方達成長期協議。
  進一步延長救助計劃的期限至關重要,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希腊須在3月份償還IMF 15億歐元(約合17.7億美元)借款,而且該國還將在未來幾個月償還更多債務。
  若未與國際三方達成釋放專項救助資金或是增加貸款的協議,希腊可能很快出現債務違約。更糟糕的是,歐洲央行要求希腊恪守各方已達成一致的救助方案,以此作為該央行向希腊金融系統提供大規模支持的前提條件。如果歐洲央行拒絕繼續向希腊銀行業註資,希腊政府將不得不發行自己的貨幣來防止經濟崩盤,這樣一來,希腊將會退出歐元區。
  此外,希腊銀行業去年末流失存款30億歐元,在長期不穩定的情況下,資金的這種緩慢流出很可能演變成大規模擠兌。而這也並非杞人憂天。歐洲央行在處理塞浦路斯問題上的做法顯示出,一旦央行認為有必要採取行動來維護資產負債狀況,成員國新政府選舉將不會致使其改變立場。
  現在的風險是,激進左翼聯盟領袖奇普拉斯(Alexis Tsipras)可能意識到,他需要進行大規模轉變,才能與國際三方達成協議,而在規定時間內很難完成這種程度的轉變。國際三方肯定至少會堅持要求,他不會扭轉當前政府對公共管理、稅法、產品和勞動力市場等領域的改革進程,而所有這些改革都是激進左翼聯盟反對的。國際三方可能還會執意要求奇普拉斯致力於當年其要求薩馬拉斯進行的同樣的未來改革(這是達成任何長期協議的前提條件),這尤其是奇普拉斯有機會實現其債務減免目標的條件。即使在選舉承諾可能一文不值的希腊政壇,如果奇普拉斯迅速做出這樣一個有失?面的讓步,其個人的可信度可能也將不復存在。
  歐元區決策者對這一失敗風險的態度看來出人意料地輕鬆。有人堅持認為,歐元區現在有應對邊緣政策的充足經驗,預計奇普拉斯在遭遇現實情況後會迅速轉變。
  也有人願意押註,即使他不讓步,歐元區也能經受住希腊退出的衝擊。今天的希腊比起2012年的防禦能力有所增強,歐元區也有更多可靠工具來抵禦危機擴散的影響,這些工具包括救助基金和歐洲央行新措施,比如最早或將於下周開始的量化寬鬆計劃。
  投資者似乎認同這種樂觀看法,這從歐元區其他市場並沒有受到傳染中可以看出。
  但如果奇普拉斯在大選中獲勝,他和歐元區決策者明年將不得不謹慎從事,避免出現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且不利於任何一方的結果。
  如果真的發生希腊退出歐元區的意外事件,其後果可能影響深遠。畢竟這會摧毀歐元區不可逆轉的幻覺,造成歐元區難以恢復元氣的衝擊。  (原標題:美媒:希腊退歐風險真實存在 將粉碎歐元區神話)
創作者介紹

騎馬

ef12efczk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