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鳴(左)接替張和平,成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第四任院長。 北京人藝供圖
  新京報訊 (記者陳然)曾執導話劇《我們的荊軻》《甲子園》的導演任鳴,日前接替張和平,成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第四任院長。任鳴1987年從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畢業後進入北京人藝工作,迄今已有27個年頭。在曹禺、於是之、林連昆、林兆華、劉錦雲等多位藝術大家的“保駕護航”下,他快速成長為人藝的核心骨幹力量。34歲那年,任鳴被提拔為北京人藝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副院長。
  作為北京人藝風格的堅定繼承者,任鳴還是一位十分高產的戲劇導演。從藝三十餘載,他在人藝執導了約70部戲,其中有《北京大爺》《古玩》這樣的傳統京味戲,有莫言編劇的《我們的荊軻》這樣的中國當代經典,以及《足球俱樂部》《油漆未乾》這樣的外國作品。在接受新京報專訪時任鳴透露,擔任院長後的一段時間里,他的工作重心將由創作轉移到管理上。但同時他也表示不會放棄導演工作。
  ■ 對話
  人藝的“名家”應邁向“大家”
  新京報:接下來打算怎麼展開工作?
  任鳴:對自己當院長,我的口號是“穩健、務實、奮鬥”。在創作上,人藝一定要追求高度,做經典,另外還要關註人才問題。人藝是一個出藝術經典,出藝術大家的地方,我們要有這個追求的目標。我有很多想法,但要一點點慢慢來,所有計劃要認真研究和討論。
  新京報:你提到會關註人才問題,這方面有何計劃?
  任鳴:人藝有很多藝術家、明星,這些“名家”還應該邁向“大家”。對年輕的戲劇人才,我們應該創造最好的條件去培養他們。
  新京報:你本身也是很高產的導演,未來在創作和管理上會如何分配精力?
  任鳴:我原來是管創作的副院長,也負責行政工作,但基本上精力都投入在創作上。今後可能重心要有所轉移。但是我不會放棄創作,我的職業首先是導演。導演是我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接下來重心可能要暫時先放在管理上。
  新京報:在你眼中,人藝的前任院長張和平是怎樣的人煞竇蛞蘭鬯廡┠甑墓ぷ鰨�
  任鳴:共事這六年半,和平院長待我就像兄長一樣,從來沒有命令我,永遠都是和我商量,對我愛護和尊重。上任前,他跟我談過幾次話,給我很多囑咐,講他對人藝的理解,工作上的註意。談得非常語重心長,他給我的教導,會使我受益終身。
  另外,他擔任院長這段時間,也是我自己創作上的大豐收,我在人藝排了八部戲,是我人生中導演創作上的高峰期。
  ■ 院長軼事
  林連昆向徐曉鐘“要人”
  畢業那年,任鳴受導演系教師、林兆華妻子何炳珠的推薦,在畢業實習中給林兆華當助理導演。而後,林兆華向人藝建議留下任鳴。
  林連昆找到中戲要看任鳴的檔案,但中戲希望任鳴留校任教,硬是不放人。結果,當時人藝副院長於是之親自給中戲院長徐曉鐘寫了一封信。任鳴拿著這封信找到徐曉鐘,中戲這才放人。
  林連昆將任鳴調到人藝後,對其一直照顧有加。在任鳴的成名作《北京大爺》中,林連昆擔綱主角。
  1994年,任鳴被提為人藝副院長。當時人藝老院長曹禺在病榻前對任鳴講了三句話:一,戲是演給觀眾看的,一定要排讓觀眾看得懂的戲;二,人藝一定要有自己的風格,否則就不是人藝了;三,好好學習焦菊隱。  (原標題:任鳴 張和平待我像兄長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f12efczkv 的頭像
ef12efczkv

騎馬

ef12efczk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